番外十三 良缘

    “你也知道这里是晚月楼,我身为楼主,从来都不可能做亏本的生意,你想要这本书就要用同等价值的东西来交换,只有付出了绝对的价值,才能从晚月楼拿走这本书。”月清晚很是淡然。
    “你想要我手中的异佛心经?”
    “不错。”月清晚抬眸看着他,眼神平静而又淡然,“只要你将那本书给我,我就可以将长春术交给你,让你去救你的妹妹。”
    萧别离顿时就有些犯难了,异佛心经的确是在他的手中,可是那本书的价值比长春术的价值要大许多。
    长春术只能用来救他的妹妹,可是那本书……
    但是他又不能不救他的妹妹,否则……
    暮然之间,他的眼中闪过一抹精光,微笑着回答道:“没问题,我现在就回去取,你等着。”
    待到萧别离离开了之后,月清晚轻轻的叹了一口气,忍不住揉了揉自己的眉心,与这个人对峙,可是耗损了她不少的精力的,但是她又略微有些愧疚。
    虽然这些年她并不是没有做过一些心狠手辣的事情,但是那也只是在对方得罪过她的情况之下,而萧别离明显的并没有得罪过他们,更何况他的妹妹萧若水也是无辜的。
    但是,这一次她的任务就是要得到异佛心经,为此,她只能不择手段,就算死的那个人是无辜的,她也不能回头。
    正在愣神之间,楼澈居然来了,看着在她面前坐下的楼澈,月清晚有一瞬间的迷茫:“你怎么来了?”
    楼澈笑了笑,意有所指:“听说今天是你和萧别离谈判的日子,结果如何?”
    月清晚抿了抿唇:“结果如何暂时还没有定论,萧别离回家去取我想要的那东西去了。”
    “你们想要的究竟是什么?”
    “一本书!”
    楼澈恍然大悟:“所以那一天竹非远拿来的那一本,就是用来交换你们现在需要的这一本?”
    “不错。”
    “可是你那天不是说那本书是……”
    “别说话,隔墙有耳。”月清晚不满的瞪了他一眼。
    楼澈惊诧的看着她:“这可是在你的晚月楼,难道你还怕别人的监视不成吗?”
    这可不好说,最近夜国的天变了。
    月清晚总觉得最近她在晚月楼,时时刻刻都像是有一双眼睛在盯着她一样,让她莫名的不舒服,所以……
    “就算这是我的地盘,那也还是小心一点好,再说萧别离随时会回来,若是让他听到了你的那句话,我才是要死的那一个。”
    楼澈闭嘴了。
    “还没有说,你怎么来了?”
    看着一脸疑问的月清晚,她这几天似乎……
    “我路过,顺便来看一看你。”楼澈面不改色。
    路过?我看不是,恐怕是专门的吧!
    若不是知道我今天在和萧别离谈判,你会来看一看我?
    但是她也没有拆穿,只是说道:“你还是赶快离开吧,若是萧别离来了,看到你在这里的话,我可不敢保证他会不会再次对你动手的。”
    “怕什么,反正我们现在只是朋友的关系,他就算要动也找不到理由吧,更何况若是他真的得到了他想要的,他就不会来找你麻烦了。”
    月清晚暗道:关键是他以为那是真的呀!要是让他知道那是假的,最后害死了他妹妹,他不得将她们这几个人全都给灭了?
    “你放心吧,我在这里没有什么关系的。”
    一个时辰之后,萧别离终于姗姗来迟,看到楼澈也在这里,不禁挑了挑眉,略带疑惑:“楼公子不是和月姑娘和离了吗?怎么还在这里?”
    楼澈泰然自若:“曾经好歹也是夫妻,今日不过是顺路来看望她一下,怎么?萧公子连这个都要管吗?”
    萧别离冷哼一声,不再理会他,他也知道他们两人之间根本就没有什么其他的事情,而这些或许都只是演给他看罢了。
    虽然他前段时间也调查到了,是楼澈给月清晚写了一封休书,但是真实情况如何,恐怕只有他们两人心知肚明,不过今天他并不是来和他斗嘴的,而是要来办正事的。
    他将一本很精美的书拿了出来,放在桌子上,与之一对比,那本巴掌大小的书就显得有点不堪入目了……
    “你要的东西我带来了,现在我可以将属于我的东西带走了吧?”萧别离眼神锐利。
    月清晚右手手指轻轻的敲打着桌面:“萧公子,我还有一个条件,就是不知你能不能接受?”
    “什么条件?你说。”
    “我只想说,这本书既然已经到了你的手中,那么后果如何你就应该自己承担,还有,不要再去找楼澈的麻烦,我知道最近你们萧家已经开始和楼家的人有了一些摩擦,但是这些小摩擦根本无伤大雅,但是我今天将话放在这里,若是你还要继续对楼家动手,那么我们晚月楼也不是客气的。”
    沉默了一瞬,萧别离道:“我可以答应你,自此以后不再对楼家的人动手,可若是楼家的人先动手,也别怪我手下无情。”
    他说这话的时候还瞥了一眼正在一旁的楼澈。
    月清晚笑了笑:“那当然,希望萧公子能够说到做到,否则我们晚月楼也是有绝对的话语权能够出面阻止这件事情的。”
    萧别离收起桌上的那一本书,临走之际,再次深深的望了一眼月清晚,那眼神之中似乎有几分的戏虐。
    月清晚微微一愣,便知道或许这本书被他做了什么手脚吧?简直……
    萧别离已经离开,楼澈这才出声:“你不看一看吗?”
    桌上那本书看起来异常的精美,但是谁也不能保证打开它不会发生一些不太好的事情,但是楼澈可不这么认为,只是一本书而已,难道一打开还会炸了不成?
    不过月清晚却秉持着小心为上的原则,再说了,这一本书又不是她需要的……
    闻言摇了摇头:“不必看了。”
    “难道你就不担心他这本书是假的?”
    “这本书不会是假的。”但是上面被动了什么手脚她就不知道了。
    最后一句话月清晚并没有说出来。
    忽然之间,晚月清上下都感觉到了一股恐怖的威压落了下来,强大而又深邃。
    月清晚感受着这股熟悉的威压,果然……
    她果然回来了。
    此刻的楼澈在这股强大的威压面前,已经显得有些摇摇欲坠。
    虽没有特定的对付某一个人,但是这股威压对于他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人来说,还是有些危险的。
    但是他并不知道究竟是谁,楼澈面色苍白,努力扶着桌子。
    可是看着对面的月清晚那有些悠然自得的面容,忍不住惊讶道:“你怎么没事?”
    月清晚淡淡的说道:“你没有武功,没有修为,当然抵挡不住这强大的威压,可是我不同啊,我又不是你。”
    楼澈:“……”
    月清晚正在默默的等待着,顺便观赏着对面的楼澈那惊恐而又有些苍白的面容……
    片刻之后,桌上的那本书眨眼之间便消失不见了。
    此时的楼澈已经有些支撑不住,只是一眨眼,桌上的那本书就不见了,他还以为是自己眼花了,忍不住揉了揉眼睛,但是在睁开眼睛之时,却发现那本书真的不在了。
    不由得指着桌子道:“书……书呢?哪去了?”
    月清晚一巴掌拍在他的手上:“闭嘴,别瞎嚷嚷。”
    月清晚知道,那本书已经被那个人取走了。
    不到片刻之后,那本书又再次原封不动的回到了桌子之上,随之而来的还有一张纸。
    这一切看的楼澈是目瞪口呆。
    月清晚拿起来一看,本来已经皱着的眉头慢慢的舒展开来,原来如此……
    这一下就不能算是她故意的害死萧别离的妹妹萧若水了嘛,只能怪是他自己害死了自己的妹妹。
    月清晚知道那个人当时一定就在附近,所以她已经做好了准备,若是这本书是真的,那么她必然立马前去萧家阻止萧别离,将事情的真相告诉他,可若他给自己的书是假的,那么抱歉,她并不会去阻止萧别离。
    并非是她想让萧若水死,是她身后的那个人不想。
    或许可以这么说,若是那本书是真的,她也不会反对她前去阻止,可偏偏,错就错在萧别离自作聪明,擅自做主,所以导致了他妹妹的死因,虽然这么想月清晚觉得很是有些不厚道,但是就好比竹非远说的那句话,死道友不死贫道。
    虽然是她不义在先,可是萧别离无情在后,所以就不要怪她没有提醒过他了。
    而这,就是那个人给萧别离的警告。
    楼澈看着月清晚一下子就放松了神情,忍不住道:“那上面究竟写了什么?为什么你一看到之后,方才的担忧就全然不见了?”
    月清晚抬头看了他一眼:“你想知道吗?”
    楼澈一抖,连忙摇头:“我不想。”
    月清晚嘴角上扬,将那张纸和那本书都收了起来,这才抬头看向楼澈道:“你不要在我这里浪费时间了,我最近很忙,倒是你应该好好准备一下。”
    “准备什么?”
    “准备夜国的巨变啊,马上你就会接到宫中的圣旨,不过我劝你一件事,千万千万不要投靠夜青炎那一脉,否则你会后悔的。”
    楼澈有些疑惑,完全听不懂月清晚究竟在说些什么?
    他怎么会投靠夜青炎那一脉呢?
    就算夜皇要立太子,可是夜青玄并不在夜国啊,而且……
    他现在正值盛年,怎么可能就会将皇位传下去呢?
    楼澈不知道,但是月清晚却是知道的,因为这夜国的结界已破,就是夜紫曦最好的杰作,你说她怎么会不回来呢?
    而她若是一回来,首先必然就是要对夜流云动手,当年夜流云是怎么对她的,她现在自然也要怎么还回去,否则怎么对得起她这么多年在外面辛苦所做的一切,为的不就是今日吗?
    夜流云对她的所作所为,她已经寒了心,不再对他抱有任何的期望了,所以夜紫曦一定会对夜流云下手。
    若是夜流云一死,夜青玄他们又不在夜国,这夜国的皇位不就落在了夜青炎的手中吗?
    而楼澈身为丞相,必定是第一时间就要入宫的,可是,若是他不不归顺于夜青炎,那必定会遭受到夜青炎的打击,可是他若是真的归顺了夜青炎,那么夜倾凰他们回来之后,他绝对没有一个好下场的。
    这是她作为朋友之后对他的提醒,只不过显然的,楼澈并没有领悟她的意思。
    离开了晚月楼之后,楼澈果然在回到家中之后便接到了宫中的圣旨。
    “大皇子夜青炎?”
    楼澈眉头一蹙,甚至有些琢磨不定,月清晚的消息居然就这么灵通吗?
    他这才刚回到家,圣旨就来了呢,好像就是在专门等着他一样。
    他想了想,还是往宫中而去。
    而月清晚,在楼澈离开之后,一直都坐在晚月楼之中。
    她在等待,等待着萧别离。
    这一次,也不知道究竟能不能逃过一劫,只希望夜紫曦还在附近关注着她,不要一招得手就走了,否则她真的是要死了。
    他知道萧别离一回到家,必定会连忙为他妹妹施展那个术法。
    只是……
    她承认,在晚月楼这么多年,心肠也已经变得有些坚硬,但是萧若水当年的所作所为她并没有听说过,自然也不知她这个人品性如何?
    晚月楼之中虽然有那么寥寥几笔的记载,但是有些时候她知道听一万遍别人所说的,还不如自己亲眼看到来的真实,她没有见过萧若水,所以不好评判,自然也就不知道为什么当年云族那位始终不肯将长春术给萧别离让他去救他妹妹。
    或许是他们曾经得罪过她也说不定,但无论如何,这一次,萧若水都在劫难逃了。
    楼澈进宫之后,却被眼前这一幕给惊呆了。
    皇宫之中,所有人都换上了素服,像是在哀掉谁的离去似的,这样的情形……
    莫不是夜皇驾崩了?
    可是不可能啊,今日上早朝之时夜皇还好端端的,今日怎么就会……
    大殿里已经来了很多的大臣,楼澈看了一眼四周,果然发现朝中的重臣都来了。
    而云老将军则是一副老神在在的模样,也不知究竟是在想着些什么。
    不由得,他往云老将军那边靠了过去,这一位是宫中的老人了,也是夜国执掌兵权的存在。
    他虽身为丞相,但是对云老将军的敬重绝对是绝无仅有的。
    “云老将军,不知究竟是发生了什么事情?”
    云老爷子正闭着眼睛假寐,听闻声音,转头一看,见是楼澈。
    叹了一口气,目光复杂的看着大殿之中那个高高的皇位:“听说是陛下驾崩了……”
    果然……
    听到这个消息,楼澈的脑子之中嗡的一下,只觉一阵眩晕。
    今日早朝之时还看到的人为什么现在就驾崩了?
    不可能吧?
    难不成是被别人谋害?
    而且看云老将军的样子,似乎没有一点悲伤之意,更没有一点意外之情,难道他早就已经料到了这个事情的结局?
    还是说……他知道什么内幕?
    莫名的,他又想起了回家之前在晚月楼听到的月清晚给他的忠告,说是让他千万不要投向夜青炎那一脉,否则……
    难道月清晚也知道宫中发生的这件事情,这究竟是有什么样的内幕?
    夜黄不可能无缘无故的就驾崩了,而且现在皇宫之中只有夜青炎一个皇子能够担此重任。
    至于四皇子和五皇子,他们根本就挑不起夜国的大梁,至于六公主和七公主,他们两人更是年纪还小……
    于是他也站在一旁,并没有说话了,反倒是云老将军对这样的楼澈反而高看了一眼。
    他也不是一个无知的人,自从发生了那异象之后,他就一直关注着皇宫之中的动向。
    前几天他就感受到了一抹不同寻常的气息出现在了夜国,况且他体内的修为居然可以动用了,那也就意味着,夜国的封印已经被打破,而能够做到这一点的只有两个人,一个是当年封印了夜国的那一个,另一个就是当年被夜流云亲自逐出夜国的那一位公主——夜紫曦。
    但毫无疑问的,这一定是夜紫曦做的,所以对于夜皇失踪还是驾崩这一件事情他都非常的清楚。
    他如此模样,并不是没有大臣前来询问这件事情,但是都没有如同楼澈一般谨言慎行。
    楼澈再次转眼看了一圈,居然意外的发现了一个人,月修江。
    想了想,他还是走上前去,恭敬的喊道:“岳父大人。”
    月修江抬头看了他一眼,含笑道:“原来是楼澈。”
    对于楼澈和月清晚和离的这件事情,月修江自然是知道其中内情的,只不过他对这件事还是略微有些遗憾。
    只能道:“晚晚那个丫头性子有时候虽然倔,但是有时候又很软,说不准过两天她就改变主意了,你们之间若是真的有缘分,就不应该放手。”
    楼澈一怔,他这是支持自己?
    连忙道:“岳父大人请放心,我和晚晚的这件事情我一定会处理好的。”
    “这样我就放心了。”
    大皇子的一声呼喊,瞬间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他们看过去之时,只见大殿之上出现了一个人,不是夜青玄又是谁?
    夜青炎一身素服,一脸悲戚,眼眶还红彤彤的,似乎刚哭过不久似的。
    看着外面的人群,他很是悲戚的喊了一句:“父皇驾崩啦!”
    楼澈眼睛一眯,夜皇真的驾崩了?他为什么觉得有些不信呢?
    他看向场中的那几位老臣,果然,那几位老臣的面上却是不那么认为,反而有一种淡淡的——嘲讽似的?
    云老将军甚至看都没有看夜青玄一眼,闭着眼睛靠着一根柱子正在假寐……
    对于他如此做法,夜青炎也只是看了一眼,也并未说什么。
    而楼澈身边的月修江,他也是一脸的不以为然。
    以他的能力,自然知道夜皇究竟是发生了什么,所以对于夜青炎的说辞,他很是不屑。
    人都没有在皇宫之中,你居然就说夜皇驾崩了?他哭的两个眼睛红彤彤的,这不就是在博别人的同情吗?
    可是他们这些知道真相的人却觉得夜青炎实在是太假,毕竟人都没有在皇宫之中,说不准夜皇现在还活着,他哭个屁呀。
    不就是想趁着现在动乱之际,夜皇失踪,夜倾凰和夜青玄他们又不在,他好顺理成章的登上这个皇位吗?
    只不过若是等到夜倾凰他们真的回来了,他这个皇位难道还坐得稳吗?
    这可难说啊……
    夜青炎站在高位之上,看着大殿之中群臣明显的不信,他的脸色也有些难看,若不是他提早得了消息而控制了整个皇宫,哪有他现在这番作为?
    可是看着下面那些老臣,一个个的都挺不配合,他心中就越微有些愤怒,好歹他也是堂堂皇子,这些人居然一个都不将他放在眼里。
    于是夜青炎只能开口道:“各位大臣,本皇子知道这件事发生的比较特特殊,让人措手不及,但是事情已经发生,父皇的确是驾崩了,而我现在以夜国皇长子的身份暂时接管国事,待到将父皇的后事办理完成之后,我便即刻登基。”
    此话一出,群臣哗然,倒也有一小部分人当场就跪下去了。
    而那一部分其实几乎都是一些年轻的官员,而那些上了年纪的那些官员们却是不以为然。
    他们又并非蠢,自然知道夜青玄说的话能有几分可信。
    只不过,他们其中有的人却是不以为然,无论谁当皇帝,对他们来说都没有什么关系的。
    比如说云老将军,虽然他只是一个武将,但是在夜国的地位不可动摇。
    他的责任可不是保护皇位上的那一个人,而是保护夜国的臣民,所以若是夜青炎真的是一个好皇帝,他也不介意拥护他,但看来……
    他真的是小看了他们,况且现在这些事情,他也不着急着手处理,还是回家颐养天年吧!
    所以他率先跪了下来,一脸的悲戚:“老夫一生戎马,幸得夜皇看中,现如今夜黄不幸驾崩,老臣誓要为他守孝三年,所以恳请大皇子准许老臣辞官回家。”
    听到云老将军的这一番高谈阔论,朝中也有一些人议论纷纷,云老将军的地位在这朝中可以说是无人撼动的。
    且不说他的女儿是夜国的皇后,他也还是他们夜国的战神,如今他却说要辞官,这未免有些让人难以预料吧?
    就连夜青炎也没有预料到,本来他还以为若是要对付云老将军,恐怕还要费一番手段呢,可是如今他居然这么轻而易举的就提出了要辞官,反而让他的手段都没处可使了呢!
    可若是不答应他,他这心中又像梗着一根刺一样,可若是答应了他,那些大臣会不会不服他的这个决定,认为他是在故意打压夜国功臣?
    想了想,夜青炎只能这么说:“云老将军为夜国立下了汗马功劳,已到花甲之年,回家颐养天年必然是要的,只不过若是老将军一走,这夜国的兵权……”
    夜青炎说话留三分,但是云老爷子又怎么会不明白他的意思,不就是想要兵权吗?
    可是就算将兵权给了他,他也不一定能够号令夜国的军队。
    更何况夜国现在算是变天了吧,这么多年,夜国的军队基本上都是普通人了,若是真的与其余那些皇朝开战,恐怕真是看都不够看的。
    云老爷子一脸的轻松之意:“殿下,老臣愿意交出兵权,如此一来,夜国的兵马就全部都在殿下的手上了,我那几个不成器的儿子虽然身在军营之中,但是他们也一定会听候殿下差遣的。”
    夜青炎大喜过望,只要云老爷子一交出兵权,他还有什么后顾之忧呢?
    既然他想要辞官回家,那么就让他回家颐养天年去吧,这样他也不能算是亏待老臣啊,于是很快的便同意了。
    随着云老将军这一开口,朝廷之中一大部分年迈的官员也都开口了。
    而他们,自然是曾经见识过那些事情的人,当然,其中也有一些老人并未有见识过那些惨烈的景象,反而还在沾沾自喜。
    比如说那些个文臣,他们一辈子只是舞文弄墨,何曾见识过那样恢宏庞大的景象,所以,他们的覆灭是注定的。
    楼澈看着这一切,心中也是有一些犹豫,月清晚的话还历历在目,更何况方才云老将军的决定已经明明白白的告诉了他。
    这一切都是真的,或许是假的,夜皇或许是失踪,或许真的死了,但是无论如何,夜青炎要登上这个皇位已经成了既定的事实,他们阻止不了。
    可既然阻止不了,那么他究竟应不应该像他们一样辞去丞相一职呢,还是说他要继续留在皇宫之中?
    他有些犯难了,就连月修江也已经说要辞官回家,颐养天年。
    临走之际,却是给了楼澈一个忠告:“楼澈,若是你觉得为难,实在是不知道该如何选择的话,其实你可以假意归顺他的。”
    楼澈一怔:“假意归顺?”
    可是待再看过去的时候,月修江已经走出了大殿。
    原地思索了片刻,楼澈终于做出了他的决定。
    他说的没错,他可以假意归顺于夜青炎的。
    毕竟若是放弃了丞相一职,有很多事情也不方便了。
    有些事情传得总是非常快的,很多位大人一同辞官这样的消息,让人心惊的同时,又不免都在猜测着皇宫之中究竟发生了些什么事情?
    晚月楼之中的月清晚听着那些议论,却是有些漫不经心。
    她早就已经料到了这样的结局,虽然不知道夜紫曦究竟有没有杀了夜流云,但是现在夜流云失踪已成了事实,皇宫之中必定大乱。
    所以他对楼澈说的那个建议其实是很有必要的。
    不过现在关于皇宫之中的这些事情她管不了那么多了。
    时间随着一分一秒的过去,月清晚的心就更加沉了下来,都说暴风雨来临之前都是平静的,而现在也同样如此。
    “月清晚!”
    一声暴喝响彻整个夜国。
    感受着那个声音之中的怒意,月清晚缓缓的笑了起来。
    萧别离终于还是来了呀,她今日也不知究竟能不能躲过?只能暗自祈求老天保佑一点了。
    晚月楼之中,很多人都听见了萧别离这一声隐藏着无尽怒火的声音,他们自然也知道月清晚就是他们的楼主,所以在听到这愤怒的声音之时,他们第一个担心的就是他们的楼主。
    萧别离此刻可以说是有些疯魔了,就在片刻之前,他参照着月清晚给他的那本书上的法子为他妹妹续命,可结果呢,他就这么眼睁睁的看着他妹妹死在了他的面前。
    他确信,自己肯定没有出问题,完全是按照月清晚给的方法做的,那么也就是说,是她给的那几张纸上面是错误的方法,从而害死了他的妹妹。
    他今日便要月清晚为他妹妹偿命!
    他呵护了这么多年,保护了这么多年的妹妹,却因为自己的疏忽而断送了性命……
    月清晚,他一定不会放过她的。
    一阵爽朗的笑声传来,月清晚持剑长剑迎风而立,就站在萧别离的对面不远之处,静静的看着他,眼神之中带着一抹戏虐:“萧公子。”
    别看月清晚现在面带笑容,但她心中却是在暗暗叫苦,与萧别离交涉过了两次,她又怎会不知对方这位的强大,更何况现在封印已经解除,对方的修为一定直线上升,而她却还是在原地,也不知究竟能不能打过他?
    莫名的,她居然开始想起了楼澈,若是今日真的不幸死在了这里,那可真的是连他最后一面都见不着了呢,略微有些可惜呀!
    她猛的摇了摇头,将这个想法抛到脑后,专心致志的对付萧别离。
    面对着对面的萧别离,在这样的强者面前,稍有不慎就是粉身碎骨的下场。
    “萧公子,别来无恙啊。”
    看着神情自若的月清晚,萧别离心中的怒火更甚,就像一座即将喷发的火山一般,让人敬而远之。
    “月清晚,你真是好样儿的,你们晚月楼难道就是如此做事的吗?用一个假消息来换取你们所需要的东西,你知不知道,就是因为相信了你,所以我的妹妹就这么死了!”
    听完萧别离的话,月清晚冷笑一声:“萧公子,你说话之前有没有想过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你觉得我们晚月楼骗了你,那么你又何尝没有骗过我们晚月楼?我承认我拿给你的那一本书里面的内容的确是假的,可是你给我的异佛心经呢?难道你就没有做过什么手脚吗?”
    萧别离手中长剑指着月清晚,一脸悲愤难当:“月清晚,无论你怎么说,今日我就要你为我妹妹陪葬。”
    “陪葬?萧别离,我告诉你,就是因为你的狂妄自大,还有你那些小心思,所以才会害了你妹妹。”
    “你胡说。”萧别离那么一瞬之间略微有些慌张。
    “我胡说?”月清晚站在他的对面,也是时时刻刻警惕着萧别离的偷袭,“萧别离,你给我的那一本书,你确定里面没有被你动过手脚?你知不知道,若是你给我的是完整的异佛心经,那么我在查看辨别真伪之后,一定会赶去阻止你,然后将真的长春术交给你,但是偏偏你却这么自以为是的将其中最重要的几页都给撕了,如此一来,我要那一本异佛心经还有什么用?这难道不是你害死了你的妹妹吗?”
    萧别离心中狂震,难道真的是他错了吗?
    他就是仗着月清晚并没有见过真正的异佛心经,所以才敢将里面最重要的那几页都给撕了。
    那几页可以说是整本异佛心经之中的精华,撕了那几页,异佛心经的价值就大打折扣。
    但是他没有料到,月清晚居然知道那最重要的几页被他给撕了,所以,现在他的妹妹惨死了。
    这个原因究竟该推给谁?
    不,不是他的错,都是他们害的。
    剑指月清晚,萧别离目眦欲裂:“若不是你们先算计我,我又怎会来算计你们?所以这件事情你们要负很大的责任,唯有杀了你,才能解我心头之恨。”
    月清晚深吸了一口气,知道和萧别离根本就说不通。
    闻言默默的拔出了晚照,虽然只是一把赝品,但是有的时候也能抵挡一两招。
    “既然如此,那么我也绝对不会手下留情。”
    萧别离很是不屑的看着月清晚:“两年前你就不是我的对手,两年以后的今天,你觉得你还是我的对手?”
    月清晚嘴角上扬:“究竟是不是你的对手,打过不就知道了吗?”
    萧别离手中长剑一挥,猛然就攻了上来。
    初一交手,月清晚就知道传言果然不错,萧别离既然是能够和当年云国那位一起切磋剑术,她就该明白他的剑法有多么厉害。
    月清晚在他的面前,就如同高山仰止一般,被压得喘不过气来。
    月清晚拼命的抵挡,但是萧别离的攻击越来越甚,每一次,月清晚都觉得她和死神离得很近。
    一招一式之间,萧别离拿捏的都非常好。
    可是看着这样平静的萧别离,月清晚却更是心惊,拼命挥动手中的长剑,已是抵挡不住。
    但是没办法,在修为上的压制,境界上的压制,还有剑术上的压制,她都不如萧别离。
    败于他的剑下,这是迟早的事。
    更何况现在的萧别离竟然如此的冷静,冷静到有点让人看的害怕。
    “唰”的一剑,月清晚的左手手臂上被砍了一剑,鲜血淋漓,看起来触目惊心。
    月清晚大口大口的喘着气,感受着手臂上的剑伤,但是她却必须让自己麻木,因为她知道,只要自己一疏忽,下一次受伤的就不是手臂,丢的很有可能是她的性命了,所以她不可以如此这般分心。
    两人在半空之中的打斗吸引了很多人,但更多的人却是躲进了自己的家中,看着那两个犹如天神一般正在缠斗的人,众人却是讶然不已。
    因为今日的月清晚就是她真正的模样,所以一些认识她的人都震惊了。
    月清晚不是月家的大小姐吗?她怎么会有这么高的武功?
    无论那些人如何的评头论足,两人的战斗依旧没有停止。
    月清晚能在萧别离的手中撑过了这么几招已算不错,但可惜,这个不错很快便要戛然而止。
    萧别离其实并不是不想对月清晚出手,而是他在顾忌着些什么。
    他不知道今日清染究竟有没有在晚月楼,所以他并不太敢对月清晚一开始就下狠手,他在试探,慢慢的试探……
    若是月清晚伤的很重,清染还没有出现,那么就证明清染最近并不在晚月楼,如此,他要杀月清晚的行动才不会被别人破坏,否则他还是有些忌惮清染的。
    又是一剑……
    月清晚的背部再次被萧别离手中的长剑伤到了,带起了一联串的血珠,飘洒在空中,略微有些美艳。
    但是越是如此,萧别离心中越是欢喜,他已经伤到了月清晚两次,但是清染依旧还没有出面。
    而现在看来,月清晚已经渐感不支,那么也就是说——他真正出手的时候到了。
    楼澈方才从皇宫之中出来,便发现大街之上乱作一团,随便找了一个人一问,听说是晚月楼那边有两人正在打架。
    他心中一动,该不会就是月清晚和萧别离吧?
    二话不说,撒腿就往那边跑。
    待到楼澈气喘吁吁的跑到晚月楼面前之时,萧别离和月清晚已经落到了地上。
    一人站在一边,手中持剑,目光平静的望着对方,似乎是在对峙着一些什么。
    萧别离的身上很是干净,什么都没有,可是月清晚那深青色的衣服之上却是有了点点的血迹,左手手臂之上那一片血迹都让袖子染湿了,如此明显,若是还看不出来,那他也太不济了吧?
    可是月清晚就像是没有发觉似的,毫无表情。
    楼澈现在很是焦虑,他又不能帮助月清晚,留在这里也没有什么用,可若是让他离开,他也做不到。
    其实楼澈现在离开才是最正确的做法,若是他再早来一会儿,就能看到月清晚大发神威的英姿,但是他都没有见到。
    他只知道月清晚会武功,但是究竟厉害到什么样的程度,他却是不知道!
    就好像这一次,他也丝毫不知道,月清晚已经在死神的边缘擦肩而过很多次了一样。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