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话 来客

    “您别开玩笑了,无论怎么说您也是帝国的大炼金术,怎么能随便就拜一位少女为师!”女士睁大眼睛说道,不着痕迹瞪了接待人一眼,这老先生是固执出名的了,这下好了,也不知道劝不劝的回来。
    接待人畏缩了一下,他也没有想到一句玩笑话而已,竟然这老顽固还当真了急忙帮劝道:“我们也是老朋友了,你不要这么认真,塞贝拉斯。”
    塞贝拉斯听着他俩的话,眼睛却看着少女,少女表情毫无变化,好像他刚才说的话对她来说不相关一样,就算她不知道他塞贝拉斯帝国第一炼金术士的名号,那一个大她将近百岁的人拜她为师说什么也要吃惊一下吧?看看白塔的两个人的表现就知道他这个决定多么令人惊讶了,但是她却没有反应,这样在塞贝拉斯看来简直是高深莫测了。
    这少女如此沉稳不动声色,实在不简单,绝对是才高八斗,实力强大的人物,不知道是哪个世家培养出来如此出色的人,塞贝拉斯想到,越来越觉得拜她为师的想法正确,此时少女不知道,她在塞贝拉斯的眼里是多么神秘又强大的一个人了。
    “塞贝拉斯你!”接待人见他还是坚持己见,刚要开口劝阻,塞贝拉斯却单手一挡,阻止了他接下来的话,对少女说道:“我意已决,小姐,你愿意收老夫为徒吗?”
    少女早将这事在脑海中思考了利弊,而情绪什么的她并没有,所有在她看来,这老先生既然是炼金术师,学识绝对不简单,让他跟在身边,自己才是受益者,于是点点头道:“可以。”
    塞贝拉斯见少女答应道,立刻喜笑颜开的跟在了少女身后,接班人忍不住捂住脸,垂头丧气道:“我的天,这到底是怎么了。”
    女士又瞪了接待人一眼,都是他起的哄,她见事已定锤了说道:“行了,我们去见一下使用星语的神秘来客,塞贝拉斯,您也跟着一起来吧,一会塔主也会来这里,两位说话请注意一些。”
    少女和塞贝拉斯一同点点头,两人跟在女士和接待人后面向塔上走去,白塔内部比外面看起来更宽敞,每一层造型都有变化,比如第一层是周围是房间,中间是楼梯,到了第二层楼梯却又延续到塔壁之上,第三层又回到了塔心,这样想象起来就是小螺旋变大螺旋再变小螺旋,少女也不知道这样的建筑方式有什么意义,但是感觉上却很奇妙。
    会客室在六层,除了楼梯,就是一个摆满了白色桌椅的圆形空间,在他们来后,桌子很快被分成了对称的两边,摆放上了各种水果和食物,所谓的塔主也来到了这里,是一个看起来二三十岁的青年男子,长相英俊,眼角略有细纹,个头很高,有一米九零左右,身穿着白色的制服披着白蓝相间的披风,看起来非常的英明神武。
    站在他两边的各有一人,右边的是一位穿着暴露的兽人族猫女,大胸细腰,虎皮毛靴,整个人都充满了野性,左边的那位却截然相反,是一位带眼镜的精灵女性,绿色清新的长裙,金色的头发被盘在头上,又俏皮的垂下几丝卷发,恰到好处的裁剪使她看起来端庄得体又不失妩媚可爱。
    塔主走到少女面前,仔仔细细的对着少女看了又看,眼睛中有一道道的光闪过,少女也盯着塔主,她在塔主身上感觉不到人类的气息,这人也不是纯人类。
    “您会星语?”塔主用了一种特殊的转音单音节语言问道,其他人都没有听懂,只有少女点点头说道:“会。”
    “那真是太好了。”塔主说道:“我们塔中刚好有着一些星语的文献,还希望您能帮我们翻译下来。”
    “抱歉,我只懂语言,不懂文字。”少女实话实说道,塔主面露失望,不过很快就露出了高兴的表情,说道:“你除了会说星语,还会说我们的语言,你也是来自那些地方的朋友吗?”
    “……”少女沉默了,这是她在这里第一次被人看出不是这个世界的人,不过从他的话中来看,他也不是这个世界的人,和他接触的话,说不定就能知道回到原本世界的办法了,想到这,少女点点头。
    塔主相当高兴,正准备接下来说话,会议室的中间突然发出了一声轰鸣声,在空的地方,凭空出现了一道黑色古朴的门扉,塔主眼睛一眯,嘴里说道:“异轴门,竟然是他们的人。”
    随着他的话语,门逐渐打开,从中走出了一个全身被斗篷包裹住的神秘人,在他的身后就是少女在旅馆看见的那些冒险兵们,少女望了一眼塔主,从他刚才的语气看,他知道对方是什么人,但是从表情却看不出塔主的喜乐。
    神秘人和冒险兵都出来后,黑色门扉就模糊起来,最后颜色变浅消失在空气中,这和少女看见的黑龙使用的招式是一样的,也不知道怎么做到的。塔主面色沉静,好像心里有很多事,手对神秘人挥了下,说道:“贵客请就坐。”
    神秘人也不客气,在对面的椅子上坐下了,开门见山道:“塔主,虽然你我都不知道对方叫什么,但是你我的身份我们都心知肚明,我的来意你可知晓?”
    由于对方说的是星语,塔主并不知道他说什么,只能对少女看去,少女明白她发挥作用的时候道了,一字不漏的翻译了起来。
    “你应该知道,我这里并不欢迎你,荡星者。”塔主说道,面色始终保持着一份警惕。
    “不要这样见外,你我都懂我们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其实还不是为了一样的目的,虽然我们用的方法不同,但是只要能达到结果,和平,不就可以了。”神秘人说道,他的声音是电子的合成音,听不出男女老少。
    “不,我们追求的才是和平,我们相信生命是平等的,相信自然必有抉择,但是你们不同,你们只是打着和平的幌子发动战争而已。”塔主立刻反驳了起来,露出不屑的表情,他才不想被说成和他们一样的。
    神秘人抖了两下,仿佛是在嘲笑他一般,说道:“迂腐,你也看见了,神族,只是看我们不爽,就将我们基地人们全部杀死,你觉得这样的种族会带来和平吗,而依照神族样子诞生的人类,日后更不是什么好东西,不如我们现在就联手将他们消灭了,以后也不会再发生事端。”
    “我们是不会干涉这里的发展的,你也不要再妄想从我们这里得到帮助。如果没事了,就请回吧。”塔主见话说不到一块去,很坚决的下了逐客令。神秘人站起身来,背后的门嘭的一下落在了地上,压坏了一片桌椅,嘴里说道:“观察者,你们会后悔的,再见。”
    “最好是别见!”塔主看着他们消失在门中,喃喃道。
    荡星者说完话,也不再交谈,衣袍一挥转身就走进了异轴门,冒险兵们也跟着他走进了门内,众人走后黑色古朴又有着机械感的大门也消失在大厅之中。
    人走楼空,刚才还是一大群人,现在却空荡荡的一片,塔主一屁股坐在凳子上,气呼呼的说道:“这该死的荡星者,竟然还敢找我们,还妄想说服我,谁给他的胆子,真是可笑!”
    只见他一脸愤怒,其他人也不知道他说什么,只能一脸赔笑,少女倒是知道他在说什么,不过一脸平静的好像什么都没听到似得,塔主一个人发了半天牢骚,突然转头贴近她问道:“你说是吧!”
    “……”少女往后一靠,避开了他贴近的脸,问道:“为什么气愤?”
    “怎么不气愤,你不也是来自其他位面的,荡星者是些什么人,你不清楚吗?”塔主又贴近一些,少女单手撑住他的脸,道:“太近了,口水会喷到。”
    “……”塔主一脸尴尬,恢复了正常的坐姿,说道:“看来你好像并不清楚荡星者,嗯?你是来自哪个位面的。”
    “地球。”少女说道,她也不怕别人听见,毕竟她现在说的只有塔主能听的懂,就像塔主说的只有她听的懂一样。
    塔主听见他的回答,低头沉思了起来,好像在思考地球是什么地方,突然抬起头对少女望着,眼睛里出现了数据流动,嘴里一连自问自答:“地球?哪个地球?那个地球!!?”
    少女点点头,她知道他说的就是她说的那个地球。
    “不会的,不会的,怎么会是那个地球的人,不应该出现在这里,难道未来出现了什么变故。”塔主突然焦虑了起来,像是被踩着尾巴的猫叫道:“送客,送客!”
    这两句也是用塔主自己的语言喊出来的,别人依旧没有听懂,只有少女站了起来,既然不欢迎她,她就离开,塔主又好像在少女身上看见了什么,神经质的喊道:“不对,这是他的授意,一定是他!你在这里住着,我还有事情要问你。”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