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8章 温馨

    其实古月来之前就在疑惑,方寸山作为七大主峰之首,自己何德何能?为何会被选中,会被方寸山之主以那样的方式带离广场,甚至不惜得罪副掌座也要庇护自己,这一切究竟是为何?
    因为欢悦那个夭姐姐?
    古月来认为没有那么简单,即便是此刻他也想不明白为何,但是他明白一点,即便是被选中,想要进入方寸山也是有考核的,之前那场“梦”就是考核,而自己跨过了方寸山的山门,这应该就说明考核通过了。
    那场“梦”完全就是他过往的经历,一模一样!古月来猜想,自己若是没有那些经历,“梦境”或许会改变,虽然不知道对方是如何做到的,但或许正是拥有那样的经历,才是顺利通过考核的关键。
    但这也是古月来最为关注的一点,不禁看向了站在前方的楼空空,心中想到:“之前的一切,他看见了吗?若是看见了,那……”
    “我看见了。”
    楼空空似乎知晓古月来此刻心中所想,直接说道。
    古月来心中顿时一紧,禁断仙狱的一切,是他心中最深处的秘密,知晓的也就只有白情三人,甚至对欢悦他都没有说过。
    可古月来还没说话,楼空空突然叹息一声,道:“越有故事的人,往往将心中的故事藏得越深,孩子,我看得出来,你很谨慎,但你要记住,从今往后,这里,便是你的家。”
    家……
    简单的一个字,却是听得古月来为之一颤,可他还来不及感叹,就愕然地看见前方楼空空的身体竟然渐渐变得虚幻起来。
    “哈哈哈……”
    然而就这此时,一阵大笑之声自远处传来,古月来又扭头看去,只见一个胖乎乎的身影在几个闪烁间直接出现在山门下。
    正是小胖,别人家的胖子看上去都是敦厚老实,可这小胖怎么看都不像是什么正经的主儿,才一出现,看到站在山门内的古月来后,立刻眼睛一亮。
    “哈哈!小师弟,来来来,让我瞅瞅,我就说嘛,师傅都出面将你带走了,你准是我们家的小师弟没错了,我小胖终于不是小胖了。”小胖拉着古月来左瞧右瞧,有了一个小师弟似乎让他很是满意,可很快又皱起眉来,啧啧声道,“小师弟,你也太瘦了吧,你这样我如何把小胖这个称号传承于你,不过没关系……”
    说实话,古月来此刻有些懵,这胖子的热情超乎了他的想象,一口一个小师弟叫得极为亲切,一时间完全无法适应,接着他又看到小胖突然左瞧右瞧,很是警惕,凑到了他的耳边。
    “我悄悄告诉你,我在方寸山下的周围偷偷饲养了许多鸳鸯鸡,保证能把你养得肥肥胖胖的,不过这件事你千万不能告诉别人,尤其不能让师傅他老人家知晓,那些鸳鸯鸡可都是我的命根子啊!咦?对了,师傅他人呢?”
    古月来下意识看向了一处,可那处已经空空如也,顿时摸了摸鼻子,道:“其实……我也想问,方才他还在那里的。”
    古月来不明白,可他这么一说,只见小胖的脸色刷地一下就苍白了,接着又莫名其妙大笑起来,道:“哈哈!小师弟,你说我方才说得对不对,师傅一出手,瞬间便可令天地变色,小小曾小毛,师傅他老人家弹指间便可令其魂飞魄散。”
    说道这里,小胖更是仰天而叹,仿佛是在仰望神明,道:“师傅!您真是……伟大啊!”
    古月来看得目瞪口呆……
    “咳咳……”
    干咳声响起,似乎是连楼空空自己都听不下去了,渐渐浮现,还是站在那里,丝毫没有变化过位置。
    “啊!”小胖一副才知道楼空空在那里的表情,“师傅,原来您在啊!徒儿拜见师傅!”
    而古月来则是瞪大了眼睛,一脸不可思议,在他的感知中,之前楼空空就如同是真的消失了一样啊。
    “小师弟无需感到奇怪。”
    这时又一个声音响起,这个声音明显要比小胖稳重得多,而去言语间带着很强的亲和力,接着银光一闪,一道人影出现在古月来身边,此人他见过,正是鬼溟。
    “大师兄。”小胖唤了一声。
    古月来犹豫了一下,也跟着唤了一声。
    鬼溟如往常一样,仪表堂堂,像极了一个儒雅书生,脸上带着春风般的笑意,看向古月来时,笑意更加柔和,道:“小师弟,师傅他老人家是空灵体,时常会在不经意间便与周围的空间融为一体,日后习惯了就好了。”
    空灵体?古月来顿时一惊,那岂不是要空间元素十分归元?
    “多谢大师兄告知!”古月来习惯性地抱拳一拜。
    然而鬼溟却抬手阻止了他的拜礼,笑道:“方寸山上无需讲究世间俗礼。”
    古月来微微一愣,随即也是点头笑了笑。
    “就是就是!小师弟,进了方寸山,我们就是一家人了。”小胖也是点头附和,“在外面看他们整天拜来拜去的,虚不虚伪,我看着都累。”
    “那你方才为何拜我?”哪知楼空空突然瞪着小胖道。
    小胖脸部肌肉顿时一僵,但是立刻又很自然地露出崇拜地目光,说道:“师傅哪能一样啊!天大地大,师傅最大,没有师傅就没有我,师傅,您在我的心目中,永远站在最高的地方,身为徒儿,岂敢有丝毫冒犯之心。”
    “既然如此……”楼空空眼中精光一闪,不假思索,“近来我洞府中的鸳鸯鸡已经见空了,不如你抓个几百只送来孝敬孝敬师傅?”
    听到这话,特别是听到“几百只”后,小胖立刻发出了一声凄厉的尖叫,一边喊着还一边躲到了古月来的身后。
    “我没有鸡!”
    可楼空空却是理也不理他,直接转身离去,不过他走得很慢,还做出一副回忆的模样,道:“我记得好像是方寸山下是吧?”
    “师傅饶命!”小胖顿时再次发出一声更为凄厉的惨叫。
    楼空空转头,疑惑地看着他。
    “我……我……我送!”小胖好似心痛到了极致,犹犹豫豫半天才说完这两个字。
    “嗯!小胖果然是最听话的!”楼空空立刻流露出赞叹。
    可小胖眼中的崇拜却已经烟消云散,而是恶狠狠地几乎是指着楼空空道:“你说!你当初收我为徒,是不是就是因为看上了我的鸡?”
    “哈哈!没错!”
    这样的回答,不止是小胖,就连古月来都愣住了。
    “我……我跟你拼了!”更加荒唐的是,怒吼声中,小胖竟然直接朝着楼空空扑了过去。
    这一刻,古月来只觉得当初欢悦能平安无事简直就是一个奇迹,这可是为了鸳鸯鸡连师傅都敢动手的人啊!敢偷他的鸡,那不是找死吗?
    而下一刻,怒吼变成了惨叫,鼻青脸肿的小胖跑到了鬼溟身边,像个小孩子一样哭诉道:“大师兄,你看啊!师傅又欺负我,为了我那些可爱的鸳鸯鸡,我要和他断绝师徒关系……”
    鬼溟一脸无奈,道:“别闹了,小师弟还看着呢!”
    古月来看着他们,一种莫名的温馨出现在心头。
    (本章完)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