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 事发

    深夜,沐晨和陈天华带着魔刀邪月回到了栖霞寺。
    和如心大师说了清山的情况,自己一拳击杀了清山,沐晨也如实相告。
    如心大师接过魔刀邪月,身体一震,沐晨和陈天华也没多想,便是有那佛珠手串镇压,当沐晨接触魔刀邪月的时候,也依然有一股煞气直逼脑海,让沐晨身体一阵僵硬。
    好在沐晨的灵魂之力足够强壮,伴随着紫气乾坤诀的运转,这股煞气如潮水般退去。
    如心大师这般表现,也是正常的事情,抵御着魔刀邪月散发出来的煞气,对于清山的死亡,如心大师只是低声的念了一句,“阿弥陀佛。”
    没有责怪,如心大师也知道,那种情况下,沐晨也控制不住,而且主要也是清山自己寻死,否则也不至于被一拳击毙。
    “多谢沐晨小施主,还有陈施主,否则清山可能要闯下更大的灾祸。”如心大师双手合什的说道。
    “如心大师客气了,能为如心大师解忧,是沐晨的荣幸,如果没有什么事情,我们就先回去了。”陈天华说道。
    “辛苦两位施主了。”如心大师感谢道,同时也有送客之意。
    沐晨和陈天华抱拳辞别,这一趟,算是还了如心大师一个人情,或者说是让如心大师欠下一个人情。
    本来以为要一些时间的,没想到能够这么快的完成,这也是清山自己并不想隐藏的原因,如果是一个受到诱惑,并且以提升实力为目的的人,恐怕就不是这么简单了。
    陈天华路上对沐晨的这次表现,表示了肯定,毕竟这不是沐晨第一次出去执行任务,但是以前对手实力都很弱,危险相对也要小一些。
    这一次清山虽然实力不强,但是有魔刀邪月的提升,清山的实力,就比较强大一些,最少明面上的实力,比起沐晨强。
    沐晨这一次算是以弱胜强,倒是值得表扬,不过陈天华也没有太过表示,沐晨也不需要过多的赞美,知道就是了。
    这也是沐晨晋升到八层以来,第一次实战性的战斗,一些经验,对沐晨很有帮助,虽然在武魂界,在荒妖界,看到也运转很多次,但是那毕竟只是看,而且身体实力都不一样。
    在这里,还是需要自身感悟,自己对战,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做什么动作,怎么击中对方。
    这一次的对战,让沐晨感悟良多,回去的路上,也没有过多的说话,陈天华显然知道对战,对沐晨的帮助,这也是陈天华没有出手的一方面。
    当然陈天华也想看看沐晨的身手,结果发现,自己的招式,并不是很适用于沐晨,沐晨已经有了自己的一套拳法。
    虽然还是陈氏霸拳为主,但是结合了别的拳法,这是沐晨自己自创的功法,也是最切合沐晨自身的功法,并不需要陈天华去强加改变。
    两人回家之后,很有默契的都没说去干嘛,陈琳和陆姨也没有询问,这两人失踪一两天的都正常,知道这是他们的任务。
    为了金钱或者是别的资源,做一些冒险的事情,是为了这个家,虽然担心,但陈琳和陆姨也都理解,好在陈天华的实力强劲,遇到的危险不是太多。
    自从天地灵气的复苏,一些争斗,死亡率明显增多,有了实力,很多人都会忘乎所以,忘了国家绝对不会容忍动荡的出现。
    过年的时候,很多人齐聚,冲突倒是也增多,不过这些都和沐晨无关,帮助如心大师解决了这个麻烦,沐晨就和陈天华,一起在家里准备过年。
    除夕吃好吃的,放烟花,看春晚,哪怕春晚没有啥好看的,但是多年的习惯,一家人还是坐在桌子边,桌子上放着一些零食水果,边吃边聊天,还有陈琳的吐槽。
    正听着陈琳吐槽的时候,沐晨的电话响了起来,有些疑惑,难道是给自己拜年的?一些认识的人,都已经发来微信了,田椋,黄玥,秦诗雨等等,虽然沐晨朋友不多,但这些朋友也都拜过年了,而且这是陌生号码。
    “喂。”沐晨疑惑的接了起来。
    “沐晨,我是罗妍,现在有没有空?”一道女声响起,上来就开口说道。
    “罗妍?”沐晨想了好一会,才想到这是n市特勤大队的队长,而且实力,非常的强悍,当初后天七层的自己,都没有办法看透对方,现在不知道是不是又有提升。
    “罗大队,新年好,不知罗队找我有什么事吗?”沐晨瞬间变得认真起来,不过嘴上却显得轻松。周围陈叔,陆姨,还有陈琳都没有再开口说话,练武之人和警察并不是很对付,能不打交道,就不打交道。
    “鼓楼这边一栋别墅,死了不少人,沐晨你知不知道具体什么原因?”罗妍口气平稳的说道。
    沐晨心里一咯噔,难道罗妍发现那清山是自己击杀的?不过沐晨显然不会承认,“不知道,我们一家正在过除夕,看春晚,哪有空关注别人。”
    “哦?是吗?那你更应该过来看一看了,我保证你会感兴趣。”罗妍就是不说具体的案情,自己知道什么,就这么的匡沐晨。
    “抱歉,不感兴趣,罗队还有什么事吗?没事我就挂了。”沐晨道。
    “你……”罗妍一时语结,不过旋即又道“沐晨,你要是不来,明天不要怪我去你家请你去警局。”妥妥的威胁,但沐晨也没有办法。面对国家机器,沐晨的实力,还没有到达能无视的地步。
    沉默了好一会,沐晨才道“罗队,将地址发给我,我这就过去。”
    随后挂了电话,和陈叔对视了一眼,然后又对陆姨和陈琳说,有事要出去一下。
    陆姨和陈琳倒是都很开明,虽然对沐晨这个时候出去,有点担忧,但从电话中听出来,可能是协助调查,国家事件,两人也没有办法阻拦沐晨不过去。
    陈天华也听到沐晨手机中传来的声音,对于凌峰别墅事件,陈天华自忖没有留下什么把柄,两个人都避开了摄像头,也清除了痕迹,想要查到自己和沐晨身上,基本上很难。
    知道没人清除那些尸体,陈叔和沐晨也不想将这些都清理干净,虽然对两人来说,是可以的,但那要花费很多的时间,而且麻烦。
    再说这件事和两人关系不大,何必要费事清理这些。
    只是没想到,警察会如此快的找到沐晨,陈叔对沐晨微微点个头,让沐晨去看看,到底是什么情况。
    沐晨没有太过担心,特勤大队和警察还是有区别的,特勤大队处理的都是修炼之人犯的案子,级别要高很多,相对的杀人,在特勤大队中人看来,也不是什么惊世骇俗的事情,每个案子都有人死亡,而且不在少数。

版权所有